杂说园、院和苑

冯大诚发表于2017年07月28日23:46:11 | 花语.故事 | 标签(tags):园 院 苑

园、院和苑三个字读音相似,有完全相同的音素,只是声调有些差异。园是阳平调,其余两个字都是去声。这三个字在字义方面也有很多相似之处。所以,把这三个字说一说似乎是有意义的。

园的原义是种果木、蔬菜的地方。《周礼·大宰》:“园圃毓草木”,毓是育字的另一种写法,圃与园意思差不多,园圃经常连着说。如果硬要区分开来说,有人说园主要种果木,圃主要种蔬菜,但是一般人都并不区分。《庄子·天地》篇说了一个有一位抱瓮灌“圃”的老人,不肯用桔槔等机械。这个成语往往说成“抱瓮灌园”。

园里种果树花木,又可以有河沼池塘,再加以修缮点缀,就成了人们游玩之地,这就是后来的花园、果园等。

苏州园林一角

院的原义是围墙,与“垣”一样的意思。这两个字都是形声字,垣是土字旁,院是阜字旁,阜是“高土”。院(垣)有保护人们的作用,可防止外人或动物的侵入。人们居住在院内,院引申为有围墙的房舍,也就是院子,着重点在房舍、可供居住了。院又写成“寏”,宝盖头也正表示房舍。原来意义上的院(垣),现在写成了院墙。院可大可小,反正都是围墙中有房舍。

院子里有房舍,所以人们往往把庭、院并称。李煜的“风回小院庭芜绿⑵,柳眼春相续”、欧阳修的“庭院深深深几许”,都是脍炙人口的词句。人们在院里生活,有可能就要美化自己的生活环境。在院子里栽种花木、果蔬,家里就有了“园子”。自己家的庭院就是家园,当然家园后来也泛指家乡。

苑的原义是养禽兽植树木的地方。它要养殖禽兽,其林木也往往粗放,这是与园的不同之处。养禽兽的当然不可能是小老百姓,所以,苑是供上古贵族们游猎的地方,面积也应当很大。它与“囿”基本相同,有人说,有墙垣的是囿,没有墙垣的就是苑。也有人说,先秦称囿,汉代称苑。其实,语言的使用,并不绝对,他们所说也只是一个大概。

帝王贵族在苑中游猎,当然要有休息、游宴的房舍,于是苑就成了很大的园林。像春秋时期的长洲苑又称吴苑,就是吴王阖闾所建造的大园林。秦汉时期的上林苑是广袤纵横300里的大园林。汉代司马相如的《上林赋》就“描绘了上林苑宏大的规模,进而描写天子率众臣在上林狩猎的场面”。汉梁孝王的梁苑,也是一个极大的园林,又称梁园。后代许多巨大的园林都称苑,如宋代名园宜春苑,在河南开封城东,是宋太宗赵匡胤之弟赵廷美的花园。

这样,园、院、苑三个字虽然本义不同,但是有很多共同之处。它们有时候并称,也有些差异。也正有这些差异,在近代和现代朝着各自不同的方向发展。

园长期以来,多指供人休息、游玩、娱乐之地,从花园、果园到各种园林,植物园、动物园、游乐园、各式各样的公园如现代的湿地公园、巨大的国家公园等等。

为了显示自己的这块地方与花园一样,人们把自己所在的地区成为某某园,如,把自己的家称为家园,把看护小孩子的地方称幼稚园(现在称幼儿园),把学校所在的土地称为校园,清华大学所在称清华园、燕京大学所在称燕园等等。

到了近些年,人们把一片供科技开发的地方称为科技园,供工业开发、建现代工厂的地方称为工业园,建设多所大学的地方称为大学园,开发商新建起的巨大的混凝土大楼群也常常称为某某园等等。这样,这些所谓“园”实际上只是指一片地盘,只是地面上的一定面积的区域。园所占这种地盘也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因此,近年来“园”字的新用法,是指一块较大的地方,是否像花园则是另一个问题。

院,本来就隐含着有居住的房舍的意义,有些主要在室内游乐的园就也称院,如戏园也称戏院,现代的电影院,各种剧院。被称为院的还有读书人凑在一起读书学习的书院,治疗病人的各类医院,收养老人的养老院(现在称敬老院),收养孤儿的孤儿院,还有各种宗教的庵堂寺院、香火院,穷人们杂居的大杂院,等等。

也正因为院有房舍的含义,古代的官府、行政机构也总要占一个地方办公,它们的名称也就称为某某院,如皇帝文学侍从和顾问们所在的翰林院,掌握军事行政权力的枢密院,皇帝御医所在的太医院,掌管监察、弹劾官吏的都察院等等。

到了近、现代,这些官府、行政机构的名称被继承和发展了。有监察院、法院(大理院),考试院,行政院,立法院(即议会如英国的上、下两院,美国的参议院和众议院)等等。如今,我们的监察机关称检察院,最高行政机构即中央政府为国务院。

正因为行政机构的这些“院”,如果某机构以“院”命名,就也会显得沾上一些官气,因而格外“上档次”。

古希腊柏拉图创立的与学生们研讨问题的Academy,最早翻译为“学园”,不过后来,中国和外国的科学院、研究院,虽然都是这个词,却都称院了。“院”的档次当然更高。

在高等学校,“学院”显得比“系”上档次,现在高等学校里的系越来越少,都改称学院了。看到某某学院化学院,某某政法学院民法学院,这种学院套学院重床叠屋的称呼,也不用大惊小怪。

研究院自然比研究所上档次。《科学网·新闻》在7月20日的一则报道中有这样的句子:“中国科学院人事局副局长董伟锋和北京分院分党组常务副书记、副院长马扬一行赴数学院宣布新一届行政领导班子任免决定”,这里面就有三个不同“级别”的“院”。

同样,设计院也比设计所上档次,如今已经很少见到设计所的牌子了,都成了设计院。

博物院显然比一般的博物馆上档次,于是,有条件的博物馆也成了博物院,南京博物院、河南博物院等等。

中国京剧团改成了中国京剧院又改称国家京剧院,显然上了档次,于是北京京剧团也就成了北京京剧院,于是又有了上海京剧院、江苏省京剧院、山东省京剧院、湖北省京剧院、河北省京剧院、河南省京剧院如此等等。

京剧团成了京剧院,别的剧种自然不能落后,也要上档次。于是,昆剧团便成了昆剧院,评剧团便成了评剧院,吕剧团也成了吕剧院,梆子剧团也成了梆子剧院,这样,大家都上了档次。

另外,骗子们的“所在机构”总是上档次的,如今网上科技骗子的所在单位都是“国际”或“美国”或“中国”或“国家”的某某科学院、某某研究院,绝少有某某研究所的。

总而言之,“院”字近来的用法,似乎就是使人们的各种名称更上档次。

苑与园相比,从本义来说,园里是种植的果木,苑是打猎的场地,园要更精细一点,苑则较为旷远、粗野。过去,住在山乡野地的农民称“野人”,苏东坡的词句“敲门试问野人家”,说的是自己在路上口渴了,向农民家要茶喝。但是,文人主动住到山乡野地,不出去做官,那就是高雅。历朝历代的史书都有“高士传”,就是记载这些人的故事。文人雅士们把物质的或抽象的“园”或“院”变成“苑”,也立刻显得高雅起来。

文人们聚集的地方,称文苑。这个“苑”可以是物质的,也可以只是抽象的,如一本纸质或电子介质的刊物。换一个称呼,也有人称其为笔苑。

把文人换成学者,可以称学苑。虽然那里可能只是“学者”们燕饮或燕饮之后呼呼大睡的地方,名称还是很文雅的。

把文人换成艺人,则称艺苑,比起“娱乐界”来,艺苑当然雅致得多。

商人们把商店的名称取为某某苑,也显得文气得多。

这样,园走了“大”的道路,院成了“上档次”的标志,苑就成了“高雅”的名称。

高、大、上,苑、园、院如今各朝着一个字的方向发展。本来就是好弟兄三个,一起走向高大上,也是与时俱进了。这样说,虽然免不了有些勉强,但大致方向是不错的。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huacaoshumu.net/html/huayu/text174.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