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枣花开

艾贝保·热合曼发表于2015年07月13日02:15:41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沙枣 沙枣花 散文美文

沙枣树和榆树、白杨一样,是我们小时候见得最多的三个树种,榆树根深叶茂、树冠若伞,不但遮阴,还能养人,尤其到了树上结满榆钱,捋下来掺和面粉蒸着吃,别有风味。白杨树又叫窜天杨,意寓生长速度快,猴子一样往天上蹿,能防风,也能盖房当椽子。而我所要说的沙枣树,看似普通,实则贵重,一如戈壁荒滩的红柳和梭梭,耐盐碱、抗干旱,浑身是宝、价值很高。

沙枣树开花在五六月份,花一开,树上黄灿灿一片,四野香气飘荡,从鼻腔口腔吸进去,似乎五脏六腑都被醺然,有一种短暂的醉意和超然。沙枣树有高有低,高的好像楼层一样高,树枝也很多,抬头望一眼,头上的帽子就掉到地上。低的人脚下踩个凳子,就能够得上树上的花枝。那些年村上植树造林,道路边栽了两排沙枣树,就属这种相对低矮的树种。坐在马车上穿行其间,看着头顶上花团锦簇,浓烈绽放,仿佛满树披戴黄金甲,光彩夺目。似乎空气被喷了芳香剂,被风一吹,顿时在四处弥漫开来,整个沟谷都成了香海。赶马车的车把式陶醉其中,触景生情,唱上一曲悠扬动听的“花儿”,一车人心里都痒痒。

我们村上曾经有过两棵古老的沙枣树,据老人们讲,他们小的时候树就已存在,可见树龄很长。一棵长在村部旁,一棵位居于去往旱地梁的涝坝附近。村部旁的这一棵,因被圈进私家菜园子,被人看得紧,花开只能闻其香,结果只能望梅止渴,干着急,没办法。

旱地梁跟前那一棵,就成了我们这些捣蛋鬼经常光顾的理想场所,除去花开折树枝,还有掏鸟蛋、吃沙枣等很多内容。而树上都有鸟窝,斑鸠的、喜鹊的,甚至还有猫头鹰的。有一种叫“大头郎”的鸟,学名伯劳,通体以灰褐色为主,翅及尾黑色,尾外侧羽毛则鲜白色,眼睛周围一圈有明显的黑色。“大头郎”生性凶猛、机智,善捕食鼠类、蜥蜴以及小型鸟类等,吃不了就储存起来,即便像鸽鹞子这样的猛禽也不惧怕,只要感到威胁鸟巢和雏鸟,舍生忘死迎上去猛追猛啄。

沙枣花

沙枣树的树干呈褐红色,树叶则是银灰色,长长的,扁扁的,像一叶扁舟,中间有一条明显的白色竖道。沙枣花含苞待放的时候,像一把合起的小绿伞,直立着。花一旦开放,一簇簇,一排排,一团团,鲜黄色、分四瓣,花蕊自下而上,由豆芽一样的白嫩、晶莹,转换为紫红、精巧。古人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譬喻冬天雾凇美色,我则用“香薰飞鸟醉朦胧,色迷路人误行程”来形容沙枣花开的夏日奇景。

花季过后开始孕育沙枣果实,先是一粒小绿豆,而后一如沙枣树叶,呈现一层银白色,指甲盖一样大小,青涩、粘舌头,难以吞咽,有一枚扁形枣核,牙口好嚼着感受丁点枣仁的滋味,有甜也有苦。到了成熟季节,葡萄一样垂挂着,似一粒粒黑豆,只有根部少许银白,看着诱人,吃着香甜,我们就急不可耐,如饥似渴,一股脑爬到沙枣树上,一边揪着吃,一边往衣兜里装,然而物极必反,沙枣吃多了,味道重又由甜变涩,最后连唾沫都咽不下去。

沙枣树还产树胶,尤其是树龄高的沙枣树,到了夏天就分泌一种胶状液体,褐红色,黏糊糊的。就有女人采了拿回家去,掺上清水梳头,先是黑亮黑亮,后像发胶一样让头发固定下来,即使刮大风也不变形。就像用奥斯曼草描眉一样,沙枣树胶很早就被人们利用了。当然还有沙枣的药用价值,包括树叶、花卉、果实都能入药,不失为一种珍贵树种。

早年曾经有一首广为传唱的歌曲——《送你一束沙枣花》:“坐上大卡车,戴着大红花,远方的青年人,塔里木来安家。来吧,来吧!年轻的朋友,亲爱的同志们,我们热情地欢迎你,送给你一束沙枣花。”煽情的歌词,优美的旋律,像磁铁一样吸引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支边青年,屯垦戍边,保家卫国,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就像沙枣树本身,不畏酷暑、严寒,耐得住寂寞、贫瘠,一辈子默默无闻,一辈子造福人民。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huacaoshumu.net/html/meiwen/text1178.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上一篇:沙枣花香下一篇:最是家常绿丝瓜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