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籽油

沈东海发表于2015年07月18日01:39:48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油菜 菜籽油 散文美文 沈东海

菜籽油是个好东西,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种了,虽然种的面积都比较小。

父亲是个勤快人,虽然家里只剩下了一亩不到的地,但是闲不得。去年秋季,收了稻子的第二天,父亲就开了地,下了油菜苗。急性子的他,知道地是耽搁不起的。有句老话这么说:“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他是个老农民了,比谁都懂得此道。

在父亲的一双巧手侍弄下,第二年春天,油菜就长得老高了,花开得密密麻麻,很有点气势。这是父亲第几个年头种油菜了,我确实记不得了,但我知道父亲是越来越喜欢种了,毕竟外面买来的油他是不放心的;不放心的东西,他都要亲力亲为的。

前阵子天气好,父亲就把油菜籽收上来了,足足装了四编织袋,说是快有三百斤了,能打出好多油了。所以,性急的他这周就叫我们去榨油了。榨油的小作坊离我们村不远,就在一个小村的菜场旁。清晨六点不到起床,急急忙忙赶到那,还是晚了,因为已经有好多人排在我们前头了。

榨油分炒熟,压榨,过滤分离。炒菜籽的机器,很像茶叶的滚筒式杀青机,原理是一样的。炒菜籽对于火候的把握很重要,炒得太生影响出油率,炒得太熟影响油品的口感与色泽。所以炒的时候,烧火的人时常会拿出几粒菜籽在凳子上碾,看熟得怎么样了。压榨与过滤分离比较简单,过滤的时候要加点盐水,盐水有澄清的作用。

母亲说现在榨油和以前比方便多了,以前灌油的时候还要把瓶放在冷水里,因为出来的油是热的。我知道母亲又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榨油的事,那时候的我还在上幼儿园。油是去三北榨的,离我家住的地方有点远。当时大伯是开拖拉机的,常常拉着一车的菜籽与几个女人(大多是亲戚)就出门了。当天跑到三北,并不能当天回,因为榨油的人实在太多了;和我年纪差不多的人都知道的,当时这里是菜籽油的主产区,因为基本每块地上都种这个。到了那里,几个人卸了货,过完秤,就只能干等在那里。幸亏大伯在三北邱王有个亲戚,几个人饭就在那家吃的,晚上也是借宿在那里的。母亲到现在还常常提起那家人,说那里的米饭又白又香。我不知道是这米饭真好吃,还是被主人的好客所感动的。

当我想着这些的时候,已经轮到我家榨油了。282斤菜籽,几道工序下来,榨出十多桶油,最后称了一下,净重108斤,出油率快接近百分之四十了。自己榨的菜籽油真的不一样,色泽金黄,气味芳香,而且黏度大,不像买来的油像水一样,这是父亲常常说的一句话。其间有许多路过的人停下来问我们买菜籽油,我们当然是不卖的,自家人吃还不够呢。

我到现在还记得作协主席荣荣老师2015年的一个新年愿望,就是:“过年了,希望不要再吃地沟油了。”这种痛心疾首的想法,我是很能理解的。毕竟这个年头谁都希望自己活得健康。

回来的时候,一家人坐在车里聊了很多,也有很多感叹。车子里载着这一百多斤的油,似乎这一年都放心了。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huacaoshumu.net/html/meiwen/text1199.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