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棕榈树

周小芬发表于2015年07月25日00:33:52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棕榈树 家乡 散文美文 周小芬

故乡的棕榈树,是家家户户院子里必不可少的一种树。

棕榈树的枝干下小上大,裸露的底下部分浅绿中夹杂着奶白色,往上看,包着一层层密密匝匝的鬃毛,如老人粗粗的胡须,把枝干包得严严实实,不留一点儿空隙。棕榈树的叶子像一把大扇子,在成长的过程不断分成一绺一绺的长条状,呈弧形直垂下来,如姑娘梳得光亮的长辫子。

看似寻常的棕榈树,在儿时的眼里亦是美的化身,偶尔拍照,都会选择棕榈树做背景。记得一家人拍过的第一张全家福,身后就是绿油油的棕榈树,那时的我读小学,穿着军绿色的上衣,梳着两根辫子。那个贫穷的年代,并不是每户人家都舍得拍照的,在虚荣心的驱使下,我经常偷偷地拿出照片在同学面前炫耀,不知何时,照片被我炫耀丢了。妈妈没有责怪我半句,我心里一直愧疚不已。如果照片还在,是多么美丽的珍藏,照片上有年轻的爸爸妈妈,有天真淳朴的姐弟。如今,爸爸妈妈两鬓斑白,我居然回忆不起他们年轻时的容颜了。

看似平实的棕榈树,在童年的岁月里,同样藏着许多的快乐。

春天,棕榈树会开花,它的花是那么奇异,像一个个超大的巴掌,金黄的米粒般大小的“金子”缀满整个“巴掌”,我至今不知道那是花瓣还是花蕊。伙伴们会叫大人帮着把“巴掌”割下来,然后一把颗颗“金子”掰下来,洒落一地的“金子”,看起来那么贵气,那么耀眼。玩过家家时,这些“金子”就成了赠送客人最好的礼物。

几阵春雨过后,棕榈树枝头深处会长出一串串的细枝,细枝分杈,如梅花鹿的鹿角般别致,一颗颗浅绿的棕榈籽儿镶嵌在细枝上,小巧玲珑。清风细雨里,棕榈籽儿渐渐长大,我们便央求大人采下来,那饱满的棕榈籽儿成了儿时解馋的好东西。轻轻剥开薄薄的外衣,一颗雪白的果肉就出来了,吃起来虽然有点涩,也没什么诱人的味儿,但在零食极其缺乏的农村,大家的嘴巴也砸吧得老响,让人觉得是那么的津津有味儿。

棕榈树全身都是宝,棕叶可以做扇子,也可以分成一绺绺做包扎的线。最让大人看重的是棕毛,大片大片的棕毛剥下来,可以串成一件件蓑衣。上山下田,看老天爷脸色有变,每个人的扁担一头都会挂着一件蓑衣。到了耕耘、播种、插秧的春天,雨水多,家门口的农田里,斜风细雨中,一个个穿蓑衣的身影不停地移动,身前身后留下的是一片片绿色的希冀。收获的季节来临,一些别出心裁的人会在田头立一竹竿,挂一袭蓑衣,吓吓来啄食稻谷的小麻雀。在小麻雀的眼里,这蓑衣就是活脱脱一个人啊!虽然蓑衣编得密密麻麻,穿在身上刺刺的,重重的,着实不舒服,但乡里乡亲们都穿了,穿得那么轻盈自如,得心应手,穿出了农家年年的新气象。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在张志和诗意的笔下,绿蓑衣赋予了多少想象与神往。如今蓑衣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挂在老房子角落里的件件蓑衣褪去昔日的光华,棕毛慢慢脱落,慢慢消失,消逝在岁月的风尘中。只有房前屋后的棵棵棕榈树默默地伫立着,一层层棕毛渐渐老去脱落,一颗颗棕榈籽儿一茬茬掉落,不知落在了哪里。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huacaoshumu.net/html/meiwen/text1206.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上一篇:祖塔七星椒下一篇:胡杨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