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尔吉原野《在德国熬小米粥》

鲍尔吉原野发表于2015年12月08日16:19:54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小米粥 德国 鲍尔吉原野

起先我不爱吃小米,怪其不圆滑香糯,柴。我媳妇爱小米粥无数年,诱我食之。我食而上套,觉出其好。小米粥之好如良善人与你肚肠对话,说的都是贴心话。这种粮食极尽朴素而后香,大香无味。而颜色温润,是有来历不张扬的君子思路。

赴德前怕行李重,踟蹰再三,带一小袋小米。我经过北京的、法兰克福的、斯图加特的奔波,脑子被各种信息搅得彻底乱套,入住房间,觉得先要做一件事。想了半天,是撒尿,一撒了之,又想。小米粥?对头。房间里厨具齐全,用亮晶晶的德国钢锅熬小米粥。拿米袋,一看乐了。上印“龙凤之乡翁牛特”,这是我老家的小米。

小米粥

为什么乐呢?看到“翁牛特”,脑子里出现老家的口音,跟德语一点不一样,小米跟这几天吃过的面包起士也不一样。窗外的德国森林跟建筑与小米更不配套。熬出小米的香味,混入收音机播放的交响乐中,更可乐。我对“咕咕”冒泡的小米说,你们是翁牛特第一批赴德粮食,为两国传统深厚友谊做出卓越贡献,贡献若何,少顷由我肚肠验收。

喝小米粥,想起杨远新。他是我友人,我俩友好20多年。去年杨赴翁牛特担任旗委书记。我对他说,你升官,我发财,我要搜刮点好东西。远新说:我们不发达地区没啥好东西,最贵重的玉龙在国家博物馆呢,牛羊和树没法送你,只有杂粮。我说来点小米、荞面吧!收到啦。翁牛特的小米粒更小。别的小米煮粥,单位体积五千粒,它可达一万粒。米多,营养就多,这是我发明的说法。它的米色黄中微绿,玉色。味香,香得不嚣张,贴心。在这儿喝过,我觉得灵魂某处某螺丝和扣“啪哒”合上了。

后几天,我让翁牛特小米与德国同行们开展联谊活动,增进互信和相互了解。小米和德国之Bulgur同煮,和Seitenbacher煮,我也不知这是啥米。产生新味,像洋泾浜德语。为了省时,我在小米粥里卧德国“行走中的鸡的蛋”,卧香肠片,还卧什么呢?收音机不能卧,还卧过德国胡萝卜卷心菜。我不讲什么口味,跑步消耗大,听德语一句听不懂消耗也大,营养够就行了。只是有点糟践小米的美味。隔三天,我还要吃一锅纯小米粥,否则灵魂那个螺丝和扣不“啪哒”。

有一回,把空锅放在刚关上的电磁炉上,锅底遇热变色。损坏德国公物如何是好?各种擦法均不奏效,后用黑妹牙膏擦之,明亮如新。这么新的锅底让我高兴得忘了刷洗,煮小米粥,熟出薄荷味,我以为是幻嗅。一吃,确是牙膏之味,怎么办?粥舍不得丢掉,吃了。有人说“上帝关上一扇门,一定打开另一扇窗”。那么,上帝让我吃有牙膏味的翁牛特小米粥的好处是什么?想半天知道,另一扇窗是不用刷牙了。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huacaoshumu.net/html/meiwen/text1251.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