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梅

任林举发表于2016年01月31日18:59:03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蜡梅

一月的江南,腊梅花早打出了黄黄亮亮的旗帜,宣告季节的冷暖局势已定,新一年就此开始;而北方,此时却战事正紧。天地间的阴气与阳气、正气与邪气正在做着最后、最残酷的厮杀。云而无雨。雪,如某种实体的碎片,纷纷扬扬自高处落下,无声地覆盖着大地。

传统中的农历是地地道道的中国意识,总是不太习惯把预期与事实过早地混为一谈,便以“腊月”命名这个一年中大约最黑暗、最寒冷的时段。这样的气象,映射到人的心里或性情之中,当是一种掩藏与显露、希望与绝望、热烈与冰冷强烈交错的矛盾境界。

蜡梅

然而,腊梅花并不是这个季节的象征,它只是季节的一个意念、一份心愿,就如人类中情窦初开时过早滋生的爱情。这样的情,纵然如火也还是脆弱的,纵然至纯也还是极易被玷污的,毕竟没有经过世事的磨砺和时光的批阅删节,哪怕有千般的韵味和万般的香艳,也还是养眼不养心,怡情不冶性。

宋代词人萧泰来有腊梅词曰:“原没有春风情性,如何共,海棠说。”一语道破了腊梅的天机:这苦命的花儿,美则美矣,只是缺少人间的温暖,更不会把你带入春天的明媚,因为在春天到来之前她已了却生前身后事,径自去了。这一点,倒与黛玉有相通之处。虽然她也是天生的情如焰,心如火,却偏要自怜自怨自清高,时常把冷言、冷语、冷脸、冷泪对着自己心爱的人,一任那伤身败兴的泪水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人作有祸。后来我们才悟到,她本也不是为爱而生,爱的本质是忘我忘情是飞蛾扑火,而她却总觉得自己委曲,一直拒绝投入。她来世上一遭无非是想把该流的泪流完,了却前世的一段人情。泪和世界上的一切事物一样,也是个定数,所以流泪越多事情结束的越快,于是她就索性拼命地流,就像身处寒冷中的人反而期盼着那个最冷的日子快些到来一样。结果从这场“悲催”的爱情之中谁也没有得到益处,最后只落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真干净”的意象正是对应了这个季节的北方大地。其实“真干净”并不是什么都没有了,是什么都有、什么都经历过之后的清零状态,是那个空。季节的风鼓足了劲儿往前跑,跑到这里突然受了某个指令得掉头往回跑时,出现一个个小小的停顿,之后的数,便要从零往上数。空是万有之始。茫茫无声的白雪之下,正孕育着各种声、各种色、各种各样的可能。

冷有时也是好事,因为冷后边常常是接着静的,人只有冷静了才会反思,才会主动调整自己的生命状态。仍然寒冷的一月,本是人们最应该敞开胸襟相拥度过难关的季节,但这时外出的人,却总是要竖起衣领,把襟怀裹得更紧,看来那层寒冷的威胁与隔阂还真的一时难以突破。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huacaoshumu.net/html/meiwen/text1257.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上一篇:腊梅花开下一篇:朴树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