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高的水杉

丁家顺发表于2017年05月25日20:33:54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水杉

今年暑假,沙市中学要整体搬迁了!“久留非可意,欲去犹缱绻”。要说最难割舍的,是习坎园中那林林总总、潇洒神秘的绿。特别是那魁梧挺拔的水杉,让我感触颇深,百年习坎,此去何往?

“高高的水杉,郁郁苍苍……”

水杉

习坎园中的杉就像苏轼笔下的庭中八杉:“长短巨细若一,直如引绳,高三寻,而后枝叶附之,岌然如揭太常之旗,如建承露之茎,凛然如公卿大夫,高冠长剑立于王廷,有不可犯之色”。唯此杉“能遂其性,不扶而直,其生能傲冰雪,而死能利栋宇者,与竹柏同,而以直过之”。这样的杉树,植根于习坎园,怎不让人流连忘返,浮想联翩。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每一个清新的早晨,当我啃着馒头迈进校园的那一刻,扑面而来的总是那片诱人的绿,晨风中梳理流云的那片绿树。行道两旁的玉兰,斜欹着它们的身躯,执手相拥,叶叶相覆,绿云扰扰,郁郁葱葱。朝阳的点点斑驳被玉兰的枝叶筛得那么细碎,在校园的主干道上织成了神奇的图案。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昔我来时,玉兰蓊郁密浓;今我往矣,水杉剑指苍穹,枝间漏月的疏影,那是时光的痕迹。

春风紫云归习坎,松影梅萼渐分明。这是一棵昂首挺胸的雪松——园中真正的长者,永远的生机盎然,常青不败的迎来送往,那一塔常绿中羞涩地抽出了新生的松针,泰然自若的虬枝绕着主干盘旋错落而上,不露半点艰难之色,虽逊于银杏的高贵,水杉的挺拔,却顽强地承载了习坎园不竭的生命动力。

穿过文化长廊,迈向体育场入口,一枚金黄的银杏叶哗然坠落,再看那棵古老的银杏,依旧峭拔苍劲,筋骨刚强。那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风景。举头而望,挺拔峭然的树梢一片金黄,盎然伸展,纵横交错,和瓦蓝的天幕水乳交融,生成一幅绝美的画卷。暮去秋来,熟悉的杏叶旧了瘦影,老了光阴;消失了喧哗,从容于浮世中的寂寞清冷,苦乐悲欢,默默地作别青涩;片片残叶飞落,仿佛翻飞的梦蝶,点缀在校园一角的窗棂间、台阶上、屋檐下,飘落在孔子像前,又如古圣先贤挥洒智慧的吉光片羽,荡开,飘散……

我站在树下,捡一片杏叶,嗅一股清香,直抵肺腑,心生丝丝喜悦。

霞光掩映一抹殷红,清风携来书声琅琅,仿佛贴着年轻的生命在校园的密林中攀援起伏,萦绕跌宕,尽情地张扬着自己的个性。微风过处,杏杉梳妆,摇曳一地的金黄,静夜里悠悠长长的虫吟仿佛挥毫咏紫的辞章。

循着书声,向着逸夫楼那边放眼而望,只见那排整齐的水杉矗立在教学楼前。多少个清新的黎明,琅琅书声挤过教室的窗棂,和着晨风,在密密的杉树枝叶间轻轻地推送,忽而飘逸,忽而厚重,忽而端庄儒雅,忽而娇俏空灵,那么真纯,那么诗意:“隐约看见绿色的旋律,在古树的树冠上;也恍然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林间的小道上传响。”就像那些在杉林中欢唱跳跃的小鸟,它们就是听到绿色声音的天使。你看,杉林中飘过的书声、鸟声、虫声,也时常让那些杉树高兴得手舞足蹈,更让我逸兴遄飞,魂牵梦绕。

记得还在上小学时,学校操场旁是一片整齐的杉树,那是我们课间活动的乐园,儿时的玩乐是不拘一格的:唱歌、跳舞、踢球……我们在杉树的生长中分享儿时的欢乐。杉林中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正好让整齐的杉树为我们划分了各自的领地。树下被我们踩得异常平整溜光,体育老师干脆让我们到杉林中出操,每个小同学认定一颗杉树,大家便能依傍自己的树伙伴站成整齐的队伍。夏日,林中的荫蔽让我们感到异常清凉,也让我们在杉树的摇曳中潜滋暗长!

多少年过去了,如今,我身为师者,再与水杉结缘。每逢课下,我总喜欢站在紧挨着教学楼前的那排水杉树前,仿佛一个稚嫩的朝圣者,手足无措地捧着那一本本纸叶斑驳的教本,翻拣着汗渍与泪渍渗透的文字,沉思良久,情不自禁地瞻仰那水杉遗世独立的风姿,既羡慕它的苍郁劲拔,又同情它的孤高寂寞。当然,更忘不了的是它的古朴典雅,肃穆端庄。难怪罗兰那样痴迷于树,发出“我对树的欣赏远胜过对花的喜爱”的感叹。我们做教师的不也是专心于树的事业吗?几分圣洁,几分孤高,当然更多几分的是正直向上的人格,就像树的一生,只需坚定地站着,等待着什么,守护着什么,这,便做成了天地间的大美!

这里还要谈到的是我最初结识习坎园的那些日子,我每天总是抽空在校园里慢跑几圈。从体育场到文化长廊再绕过杉树林下的小道。这条路不算长,从逸夫楼一直延伸到科技馆那边,道路两旁,一边是整齐的剑杉,一边是种植在教学楼走廊前的腊梅,树与花的搭配让每个步道者内心充满了美好的向往,涌动着绿色的旋律。当然,受益更多的是习坎园一代又一代的学子,无论是水杉还是腊梅都凝聚了耕耘者的坚辛与智慧,启示着我们默默付出,自强不息。记得余秋雨先生在描述腊梅花的姿艳时,就特别勾勒了腊梅的孤傲与顽强:“枝干虬曲苍劲,默默地缠满了岁月的皱纹,光看这枝干,好像早就枯死,但在这里伸展着一个悲怆的历史造型,就在这样的枝干顶端,猛地一下涌出了那么多鲜活的生命,娇怯而透明。”

而这习坎园中高高的水杉岂只是腊梅般生命的承载,更多珍藏了无数习坎人美好的记忆!

杉林下的那排长长的石板条凳是师生们课间小憩的佳园。大家也许在条凳上促膝而谈,解答一两道学习难题;也许掏出随身小本背一首唐诗宋词;也许沏一口清茶,“随意春芳歇”,也可能“为赋新诗强说愁”,拾起一片杉叶夹进书册里,让葱葱的绿叶永远保鲜漪郁的青春年华。

当然,这优美的环境,永远离不开校园里那些默默守护的保洁员——

他们清早起来,借着楼道路灯的微光,一遍又一遍地打扫;每逢落叶时季,他们还要俯身拣拾飘到座椅下、落在草丛中的碎叶。我每次迎上去和他们热情地招呼,他们总是微微一笑,那么真实,那么甜美,永是我抹不去的回忆,就像那高高的水杉,平凡而伟岸。

末了,我还要晒出的是习坎园中师生合拍的毕业照,园中那高高的水杉成为了毕业照永恒的背景。

每逢毕业季,大家总是齐聚在逸夫楼前,以整齐的杉树为背景,站成短暂的永恒,留下美好的一瞬,排成最近的远方,就像我四十年前依傍着水杉,站成永远美好的记忆。置身其中的我们,正是多年后的他们,曾怀揣梦想与忐忑,经历了求学问道的青涩,初为人师的惶惧;体验了磕磕绊绊的苦痛以及崭露头角的兴奋!随后,就像这杉,这沉默不语的杉,这园中普普通通的一树一杉,有个共同的期许:“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把根深深地扎进习坎园的土壤,吮吸积淀;把枝干伸向碧霄,修炼奋勉;既高耸入云,又低入尘埃。唯愿自在地活着,那样从容,那样青翠,那样静谧,那样深情,甚至有那样一种不可言说的傲骨——

即使岁月染白了我们的双鬓,以致暮色苍茫,就像杉顶的那片枯叶,也要沐着夕阳,占据它的高枝,餐风饮露,不舍昼夜,不忘初心。留住这杉树般的一缕相思,阅尽这习坎园中的一分大美,传递这习坎精神的一股伟力!

高高的水杉,郁郁苍苍……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huacaoshumu.net/html/meiwen/text1323.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上一篇:楸情绵长下一篇:鸽子花开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