楸情绵长

董竹林发表于2017年06月04日10:23:09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楸树

近来,到好友杨江书开发的楸水岗生态园去得多。园子里有海棠、红叶李、樱花,更多的是楸树,大概有几十万棵。一片一片的,形成了楸树的林海。每一次走近楸水岗的楸树,都会勾起我漫漫思绪。楸树,从我听到这个名字开始,就萌动了一种特殊的感觉。

柳宗元《闻黄鹂》中一句“乡禽何时亦来此,令我生心忆桑梓。”突然间就如伸出了手指一般,拨动了我的心弦。

父亲在老家的院墙外,种了几棵槐树,夏天花开,满园浓香,能飘出半个街道。他说槐木不能当正经的材料,不如楸树的木头又轻又硬,要能栽几棵楸树就好了。但是故乡一带,没有楸树的影子。

楸树

前年,我到河北省沙河市西部柴关的王硇看古石楼,看到不少树枝上结出像长豆角样蒴果的大树。同行没有认出来的,就问我。也巧,我正在从一条条长果如一串串泪水的形状上,想到一个“愁”字。便突口而出,是愁树。到了村里一问上了岁数的老人,说是楸树。音差不多,但多了一个山字——山楸树。

次年孟夏,再去山里,在西沟村,石板房前屋后街道旁边,零星看到几棵楸树的身影,长得挺拔高峻。抬头仰望,满眼枝繁叶茂,如雪的白色花冠上隐约点缀着红色斑点。繁花满枝,丝丝悠悠的甜香飘过来了。再读韩愈“庭楸止五株,芳生十步间”的诗句,便嗅到了父亲栽种在院墙外槐花的味道。

在古代,梓树和楸树说的是同一种树。五代时徐锴在《说文解字篆韵谱》中就解释道:“梓,楸也。”清代桂馥《说文解字义证》则说:“楸,梓也。”《孟子》曰:“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南宋朱熹也说到:“桑、梓二木。古者,五亩之宅,树之墙下,以遗子孙,给蚕食,供器用也。”

楸树,嫩叶可以吃,树皮是一种治疗逆气和疮毒的中药;木材轻软耐朽,是制作家具、乐器、棺材的好材料。古代人家的房前屋后,常能看到桑树和楸树的身影。远行的征夫和游子,看到这两种树,不由自主地就有了《诗经·小雅》中“维桑与梓,必恭敬止”的情感和举止。隔山隔水千里之外,老家的父母还好吗?“桑梓”在一遍遍地唤醒人们对故乡和亲人的思念。故乡,永远都是人们心灵深处的一颗极易萌动的种子。

乡愁,给人最多的是回忆。往昔的岁月里,富足与贫穷,和平与战争,长江与黄河,有“恨别鸟惊心”的悲凉,更有“感时花溅泪”的欢欣,还有“莫使金樽空对月”的豪放。

宋代人风雅,对楸树有着格外的珍爱。思念的时候,寄几朵郁香如缕的楸花给她;想家的时候,找一棵楸树依偎或折一束嫩绿的楸枝,轻轻放在窗前;抒怀的时候,仰望蓝天白云下挺拔的楸树,诵读《埤雅》之句:“楸,美木也,茎干乔耸凌云,高华可爱。”更喜立秋日,重回当年男男女女流行的时尚,头戴绿葱葱的楸叶祈求上苍给予吉祥。登上秋日汴河虹桥的高处回望,也如《清明上河图》中的人头涌动,便是满城尽现碧绿楸了。当诗人刘翰,还在《立秋》的“乳鸦啼散玉屏空,一枕新凉一扇风”中,压着头上的楸叶憩睡长酣的时候,张耒却在“西风袅袅木飕飕”的古楚,与身边头插楸枝的诗朋好友,一遍又一遍吟颂着目光中的美好秋色。楸树,乡愁里的树木,曾经带给我们的先人这般的快乐。

乡愁也是有记忆而且需要记忆的。楸树,在忍受了切身碎骨般的巨大痛苦之后,用自己坚硬而细腻的质感,用发自内心的温情,用百折不挠的顽强毅力,蘸着深沉渍亮的墨汁,在一页页纸张上,更快地将智者思想和文人乡愁铭记。

在故乡疆域最为宽广的元代的时空里,王祯继北宋毕昇泥制活字印刷后,成功创制了木质活字印刷,制版所用的字模,非楸梓木而不能用。中华民族仁人志士源长的家国情怀“付梓”成籍。一卷卷书,无不散发着楸木不绝如缕的幽香;一行行字,弥漫着浓厚而古老的乡愁。

当日寇的铁蹄在家国的土地上践踏,硝烟密布炮火轰鸣中,楸树又一次次用自己的坚实的生命,托起英雄儿女保家卫国的枪杆,将一颗颗仇恨的子弹向豺狼射去。如今,博物馆里还保存着不少,在抗战岁月用楸木制作枪托的枪械。“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楸木枪托的猎枪,发出去的弹火应该会更有力量。乔羽创作电影《上甘岭》插曲《我的祖国》,就是在有着楸树挺立的南太行山我的老家渡口。

楸树,她形体高大,挺拔隽秀,体质坚实,日渐成了人们心中鲜亮的丰碑;楸树,花开若钟,色淡如粉,香气袭人,她是人们眼里风韵长存的美神;楸树,冠如华盖,紫气祥瑞,生性高贵,更成了人们精神世界里的推崇;楸树,枝繁叶茂,遮日蔽天,葱郁碧透,谁人不觉得她是情怀里的娇宠;楸树,不择肥薄,随土而安,抗旱耐寒,不正是勇于吃苦耐老,英勇顽强,奋斗不止的一代代中华儿女的真实写照吗?

楸树,也正因为自身的优良品质,在苍茫岁月长河,曾经被逐利者贪婪地过度砍伐,也有无情的天灾,干旱、洪涝、雷暴、山火,让充满世代乡愁的楸树,在人们的目光中变得稀少。

我的欣喜,是在楸水岗上看到了成片的楸树林。楸树,是最“记得住乡愁”的树种之一。 “留得住乡愁”,一双双满含深情的目光,留恋倾注在了楸树身上。2002年楸树被联合国确定为“人类健康树种”,2008年被确定为奥运树种。楸水岗的楸树林开花时,你的内心深处,会聆听到片片楸叶吟唱出的一曲曲——浓浓的乡愁。

岁月漫漫流影去,楸情绵绵如长河。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huacaoshumu.net/html/meiwen/text1324.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上一篇:橡皮树下一篇:高高的水杉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