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泡

王太广发表于2017年06月05日22:21:43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马泡

小时候,我每年暑假的任务就是给生产队的牲口割草。虽然青草长得茂盛,但顶不住每个村庄割草的人多。河坡里、沟沿上、地头、路边的草像割韭菜一样,一茬一茬都被割净了。我和小伙伴只好钻到苞谷地里割草。苞谷长高后无法除草,地里的杂草既多又旺,这儿就成为我们割草的宝地。我们钻进苞谷地就像钻进了森林,像淘宝一样在地面寻觅。如果谁找到了茂盛的青草,就像发现了绿色的宝藏,便兴奋地割起来。

在苞谷地里割草,让人最兴奋的是遇到“马泡”。“马泡”的表皮是青绿色的,花纹很像西瓜,但是小得很,只有鹌鹑蛋那么大,最大的像核桃一样。青色没有长熟的“马泡”,吃起来又苦又涩又酸,只有长到黄澄澄的时候,才会散发出诱人的香气。我吃“马泡”往往是剥去外皮,含在嘴里,慢慢咀嚼,眯起双眼,细细品尝,那香喷喷、甜丝丝的味道,令人惬意,满心欢喜。我只要遇到“马泡”,不管成熟与否,统统摘掉。熟的吃掉,生的放到筐子底层。小伙伴们也是这样,只要见到“马泡”,都不吭声,该吃的吃,该摘的摘,该装的装。等到割够了青草,把草筐背到牲口屋门前过完秤,才开始与小伙伴交流,看看别人摘了多少“马泡”。

马泡

女孩子与男孩子不同的是,不敢进苞谷地里割草,她们大多到芝麻地或黄豆地里割草,偶尔也能碰上“马泡”。有一次,崔金花摘了十几个“马泡”,被张爱民发现了。张爱民想要,崔金花不给。张爱民就对她说:“把‘马泡’放到衣兜里,过不了几天就能孵出鸡娃。”崔金花信以为真,把“马泡”放在衣兜里好几天,等她母亲闻着有臭味掏出来时,“马泡”全坏了。

她娘听罢金花的诉说后,狠狠地骂:“你个糊涂妮子,啥不听,单听他个鳖儿瞎胡说。你看他一兜兜的鬼怪点子,可不哄卖了你。”后来,这事当笑话传开了,长大后,崔金花真的嫁给了张爱民。

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谁拥有“马泡”的数量多谁就会喜形于色,少的则话语不多。

 “马泡”大多放在手心里团,越团越软,越软越好玩。男孩子在一起,有时掐开“马泡”的一点皮,把口对准对方的脸、脖子狠挤“马泡”里面的汁液。有时选择一棵树的树干为目标,一手拿几个“马泡”,看谁砸得准。有时参照弹玻璃球的游戏规则玩“马泡”。

童年记忆中的“马泡”,时时出现在我的眼前,那苦涩香甜的味道我永远忘不了。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huacaoshumu.net/html/meiwen/text1326.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上一篇:杂说济南和苏州的荷下一篇:橡皮树

马泡名家美文推荐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