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最乡情

付秀宏发表于2015年11月02日11:39:44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番茄 乡情

小时候,家乡的房前有个小菜园。记忆中,母亲每年精心栽植番茄秧子,一垄又一垄,从河里挑水浇园,挑在肩头的那一担水晃晃悠悠,忙碌的她总是气喘吁吁。

那时我只有八九岁,对于颜色鲜艳,外形与茄子、柿子相似的番茄充满好奇,于是,时常会跑到小菜园观察番茄的生长情况。

几场春雨降下来,番茄秧长高了,嫩绿如玉。这时,母亲会把四根竹竿斜插成一组,上端用麻绳捆在一起搭成一个架子。一个多月后,番茄藤盘在架子上开出一朵朵小黄花,像精致的金铃一样好看。黄花凋谢后,藤蔓间挂出的一粒粒番茄小果,十分惹人怜爱。

番茄

番茄慢慢成熟了,褪掉一身青涩,泛起红光。然而它的美丽外观,远不如它的味道来得绝妙。第一次吃番茄,虽很酸,却惊为天果。那种酸很特别,酸中带甜。这一酸,绵长了甜的后劲儿;这一酸,扰动了甜的广度,让我在单一的甜中咀嚼出酸涩青润的味觉。

当我来到番茄架旁,摘一个番茄,用手擦擦就咬上一大口,顿觉田野气味十足,番茄叶的清香似乎留在嘴中。小时候我歪着头问母亲这味道是怎么来的,她只告诉我:那是阳光化成植物气场的味道。

如今,母亲和很多人一样来到城里生活,因为割舍不下的田园情结,特意买了一楼居住。因为在楼前的空地可以开辟出一片菜园,虽然不大,但可以栽上番茄和大葱,目的是找寻那种在农村生活时的味道,回归心灵的家园。

我认为,父母的根离土地很近,一把豆角,一个番茄,一棵大葱,一畦韭菜,一束菊花,都会在不同时候,暗合了自己的心境。

其实,每个从农村走出来的人心界都很辽阔,纵然短时间失去方向,也不会孤单。那些发生的故事,和那些没有发生的故事,毕竟都是流年岁月的醇厚所在。这种感觉,就像番茄带给人的生命质感,充满青麦的香气,却永远透露着不娇气、不张扬的品质,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番茄的独到品质,最能挑动乡情的味蕾。台湾散文家林清玄曾讲过,他喜欢住在乡下,最大的好处是在黄昏去吃一大盘番茄切片,顺路买一包夹梅干的小番茄回家。那种走在乡间小路的感觉,太美了。他曾吃过世界各地的番茄,但没有任何一种吃法胜过台湾番茄蘸姜汁、糖粉、酱油膏、桂花酱那般美味。把绿皮的大番茄切片,蘸一种特殊的酱料,酱料以姜汁、糖粉、酱油膏调制,再放一些桂花酱,那滋味会让人不小心咬到舌头。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huacaoshumu.net/html/meiwen/text1245.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