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桐树的记忆

邓荣河发表于2017年03月22日21:55:10 | 名家美文 | 标签(tags):泡桐 记忆

早些年我家大门外头有一棵泡桐树,听说是爷爷手里栽下的。

我记事时泡桐树都已经大老碗粗了,树身很高,宽阔的树冠能遮出来一大片的荫凉。母亲就经常拿个小木凳子坐在泡桐树下面纳着永远也纳不完的针线活,周围的邻居们也都爱到泡桐树下拉家常,都把树底下的那块石头磨光了。

那一阵子武侠电影盛行,舞刀弄枪风靡一时。我从小体弱身瘦,玩不了那些刀刀枪枪,自己就找来一根粗竹子截上一米来长,再用一根细铁钉磨成锋利的“箭头”,最后用粗皮子把竹子两头紧紧系上,天天练习射箭。可怜的泡桐树就变成了我的箭靶,每天被我射的千疮百孔浑身是伤。父母为此不知训斥了我多少回,可我还照样偷偷摸摸练射箭,因为练射箭是我那时最快乐的一件事。

我每次放学回来不练射箭了就爬到泡桐树的大树杈上看小人书。父亲那些年是村上的会计,来我家的人也很多,我就藏在树上把树枝摇来晃去吓唬人家,还往人家身上扔树叶。被扔的人往往一笑了之,倒是父亲为此狠揍过我几回呢。

每年泡桐花开的时节,奶奶就给我们用泡桐花蒸成菜疙瘩吃,味香的很,一点也不比洋槐花差。可自从奶奶去世后我就再也没有吃到过,虽然我每年都央求母亲做,可母亲总嫌烦,其实我都怀疑母亲究竟会不会做呢!

泡桐花

泡桐树的树叶很大,像猪八戒的大耳朵。那时家里没伞,每逢下雨天我去学校时就手拿一片树叶顶在头顶遮雨,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一到秋季泡桐树叶会落满整个大门口,家里人就把它们扫在一起晒干,既可以烧火做饭,又可以烧炕取暖,真是没一点浪费。

有一年债主来催债,父母急的不知咋办,转来转去就打上了泡桐树的主意,最后还是狠心伐了泡桐树卖钱还债了,自此我家就再也没有泡桐树了。

现在每次回家,一看到崭新的门楼院墙,我就不由得想起那棵陪我度过童年的泡桐树来,想起奶奶用泡桐花蒸成菜疙瘩的香味、想起我练功射箭爬树读书的美好时光、想起我头顶树叶遮雨上学的艰苦岁月……

泡桐树,我岁月深处永远的记忆!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huacaoshumu.net/html/meiwen/text1313.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上一篇:芙蓉花开下一篇:望春生花吐珠玉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