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植物:圣诞红、槲寄生、纽西兰圣诞树​

Gilver发表于2016年12月25日11:49:26 | 植物知识 | 标签(tags):圣诞节植物 圣诞红 槲寄生 纽西兰圣诞树​

世界各地的节庆习俗中,往往少不了植物来凑一咖。在圣诞节,除了必不可少的圣诞树,圣诞红也是相当应景的装饰植物。某些植物也因神话或民俗传说,衍生了许多有趣的故事,譬如说:如果圣诞夜在长有槲寄生的树下亲吻,就能得到幸福。不过,这些植物其实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如果在圣诞节晚上约会时不小心辞穷了,就让本篇的植物小知识来支援你的话题吧!(说不定可以把气氛弄得更糟喔)

圣诞红:红的不是花瓣

鲜艳的红配上沉著的绿,这种让人很想接一句狗臭屁的前卫配色,在圣诞节的时候反而变成一种讨喜的象征。而在圣诞节,红花绿叶、花心还镶着几粒迷你铃铛的圣诞红(poinsettia,学名Euphorbia pulcherrima)真是再应景不过了!可是,虽然在园艺上也被称作是一种花材,但你知道:圣诞红那大红色的招牌其实不是花瓣吗?

圣诞红

比起动物可以直接移动、寻找同类交配,没有行动力的开花植物得活用各种策略,想办法让自己的花粉能够顺利地传送到同类的雌蕊上,才能繁衍后代。其中一种常见又有效的方法,就是用美丽的「活广告」吸引传粉动物来拜访。在我们一般的认知中,通常都是由花朵来担纲广告招牌的角色;但以圣诞红来说,那夺目的艳红色可不是花瓣,而是由叶子特化而来的苞片(bract),或者你也可以说那是一种变态的叶子。仔细观察圣诞红的苞片和叶子,要不是苞片红得明显、也较小,和它本来的叶子外貌其实也相去不远呢!

那麽,圣诞红真正的花又在哪裡呢?中心那一颗一颗的就是花了吧······吗?

圣诞红顶端的中心位置,可以见到好几颗的大戟花序。花序的内心包藏著一根雌蕊,从里头伸出来的则是带著成熟黄色花粉的雄蕊。至于长在花序边边的黄色嘴巴状物体,就是能够分泌蜜液、吸引传粉动物的腺体了。Photo credit: Antti T. Nissinen @Flickr

圣诞红顶端的中心位置,可以见到好几颗的大戟花序。花序的内心包藏著一根雌蕊,从里头伸出来的则是带著成熟黄色花粉的雄蕊。至于长在花序边边的黄色嘴巴状物体,就是能够分泌蜜液、吸引传粉动物的腺体了。Photo credit: Antti T. Nissinen @Flickr

其实也不完全正确呢。圣诞红中心那一颗一颗的并不是花,而是包覆著数朵小花的花序(inflorescence),而圣诞红的花序分类又属于特别的大戟花序。每个花序的外围,都由绿色的杯状苞片(对,又是变态的叶子)包裹著一根小小的雌花和几根突出苞片的雄花,这些花瓣退化、毫不起眼的迷你小花,其实才是圣诞红真正的花。而且,在这些大戟花序的上面还会长出一颗长得像「黄金开口笑」的杯状腺体,会分泌出甜甜的蜜,吸引蜜蜂和蚂蚁来拜访,临走前顺便带走一些花粉,好让牠们拜访下一株圣诞红时能帮忙完成授粉。

下次在看到圣诞红的时候,不妨找一下有没有黄金开口笑吧!

圣诞红的泌蜜腺体,看著跟日本动画《中华一番》钢棍解师父的黄金包子有87%像。左图:动画《中华一番》;右图: Antti T. Nissinen @Flickr

圣诞红的泌蜜腺体,看著跟日本动画《中华一番》钢棍解师父的黄金包子有87%像。左图:动画《中华一番》;右图: Antti T. Nissinen @Flickr

顺带一提,虽然圣诞红现在是温带国家的热门节庆用植栽,但圣诞红其实原本是生长在热带/亚热带地区的墨西哥及瓜地马拉的植物。1828年,美国的政治家乔尔.罗伯茨.波因塞特(Joel Roberts Poinsett)将圣诞红引入美国,圣诞红的英文名字poinsettia即是向波因塞特(Poinsett)致敬喔。[1]

槲寄生:最浪漫的吸血鬼

小贾斯汀(Justin Bieber)演唱的圣诞热门曲之一《Under The Mistletoe》,歌名中所说到的 “Mistletoe",它的中文译名是「槲寄生」。请睁大您的双眼,是ㄏㄨˊ,不是檞(ㄒㄧㄝˋ),可别打错字啦!在西方传统的圣诞节习俗中,站在槲寄生下的情侣接吻将会幸福一辈子,与浪漫爱情沾上边的槲寄生便成为了圣诞节的热门装饰植物。不过,学植物的敝人在下小弟我在看到「槲寄生」名字的当下,立即眉头一皱、发现案情并不单纯──这可能根本不是什麽带来幸福的植物,而是活脱脱的植物吸血鬼啊!

槲寄生(Viscum album)茂盛的悬挂在树上的模样,其实正大快朵颐的吸著宿主的养分和水分。Photo credit: Pauline Eccles

槲寄生(Viscum album)茂盛的悬挂在树上的模样,其实正大快朵颐的吸著宿主的养分和水分。Photo credit: Pauline Eccles

说到植物,我们总是马上联想到一群能够进行光合作用固碳、既环保又可爱的自营生物,但在广大的植物界裡,却有一些成员偏偏就在演化的漫漫长路裡找到了偷懒的方法,那就是寄生植物,简直苟且得令人髮指。寄生植物能用特化的吸器(haustoria),穿透寄主植物的保护层,掠夺寄主的养分或水分。有的寄生植物会行「全寄生」,连光合作用都不做了;有的则行「半寄生」,在偷懒之馀还保留著能行光合作用的叶绿体,而槲寄生就是一类行半寄生的植物。

关于Mistletoe究竟指哪一类的植物,从历史和分布来看指的应该是指源自于欧洲的槲寄生(Viscum album),但后来也扩大名词解释的范围,纳入许多类似环境的半寄生植物,像是台湾植物志中纪录的桑寄生科(Loranthaceae)植物成员就有17个种、2个变种,名字也相当多样,例如:松寄生(T. matsudai)、木兰寄生(T. limprichtii)、杜鹃寄生(T. rhododendricolius)、台湾槲寄生(V. alniformosanae)、柿寄生(V. angulatum)都是属于台湾的mistletoes,可见mistletoe已经不是专属于欧美的植物。

另外,从名字上来看,可能会误以为槲寄生的宿主就是槲树而已,但实际上槲寄生非常厉害,能够寄生相当多种类的植物。单就狭义的槲寄生(Viscum album)来说,它的宿主就横跨了44个科、96个属、共计452个种,常见的受害者包括了枫属(Acer)、苹果属(Malus)、李属(Prunus)、花楸属(Sorbus)、冷杉属(Abies)、松属(Pinus)等等。而且,随著槲寄生的传播,受害的宿主种类仍然在增加中。[2]

槲寄生(Viscum album)的果实。Photo credit: H. Zell

槲寄生(Viscum album)的果实。Photo credit: H. Zell

槲寄生到底是怎麽传播它的种子呢?这就要问问它的完美搭档--通称啄花鸟(mistletoebirds)啦。啄花鸟与槲寄生是生物界一个共演化的例子,当槲寄生的完熟果实悄悄挂在树梢,啄花鸟就会忍不住飞向它们、然后饱餐一顿。吞下鸟肚的槲寄生种子,上面包覆著厚厚的黏液,能够顺利地通过啄花鸟体内的试炼,来到消化道的终点。[3]

由于种子实在是太黏了,啄花鸟又不像人类能用手(卫生纸?)擦屁股,只好在树枝上面摩擦。于是,你就可以看到啄花鸟在树梢灵巧的好像在跳著舞,但其实是在进行一个擦屁股的动作。这下可好了,槲寄生种子这个吸血鬼的后代,就这样随著啄花鸟的屁股,来到了下一棵受害者的身上。

槲寄生的散播范围,就是靠著啄花鸟的飞行范围而扩张。一旦沾黏种子在树梢的萌发、益发茁壮,槲寄生就会开始将它的吸器伸入宿主的维管束,偷取宿主的养分和水分。同时,槲寄生的叶绿体就开始偷懒,光合作用效率一下子降低许多,在将宿主的营养盗取殆尽之前都不止息。这,就是最「浪漫」的吸血鬼,槲寄生的故事。

纽西兰圣诞树:不长针叶的圣诞树

全世界能够称作是「圣诞树」的几乎都是针叶树,除了一种例外--生长在南半球的纽西兰圣诞树.高铁心木(Metrosideros excelsa),是一种阔叶树。

生长在纽西兰北岛海岸的纽西兰圣诞树,高铁心木(Metrosideros excelsa)。Photo credit: Wikipedia

生长在纽西兰北岛海岸的纽西兰圣诞树,高铁心木(Metrosideros excelsa)。Photo credit: Wikipedia

当北半球的欧美国家在12月的冬夜裡欢庆圣诞节时,南半球的澳洲和纽西兰却正值酷热的夏天。那他们的圣诞节该怎麽过呢?有的人会将圣诞节的活动移到天气较冷的七月举办,称作Midwinter Chrsitmas;有的人照样在炎热的圣诞节裡吃著大餐,只是稍微更改一下菜色,变得比较清凉一些。

有别于北半球的圣诞树都是隶属于松科(Pinaceae)的针叶树(像是冷杉、云杉),俗称纽西兰圣诞树的高铁心木是种阔叶树,属于桃金嚷科(Myrtaceae)的成员,和芭乐、尤加利树是同科不同属的姊妹。

高铁心木生长在北纽西兰的原生树种,常沿著海岸线生长,甚至可以分布在陡峭的岩岸上,这也是它毛利语名字 “pohutukawa" 的由来--意指「点缀在浪边」(sprinkled by spray)。当高铁心木盛放著满树如刷子般的红花,红绿相互映衬的配色让人想起了圣诞节。巧合的是,高铁心木开花的高峰期就在11月至1月,正好对应著北半球的圣诞节,因此有著「纽西兰圣诞树」的别称。

纽西兰圣诞树的花序,长长的红色雄蕊成簇,相当漂亮。

纽西兰圣诞树的花序,长长的红色雄蕊成簇,相当漂亮。

虽然高铁心木是这麽的喜气洋洋,却面临了严重的外来种威胁。欧洲移民在纽西兰发展毛皮工业时,引入了大量的负鼠(Trichosurus vulpecula)。对外来的负鼠没有抵御机制的许多纽西兰原生的阔叶树一一遭殃,高铁心木亦是其中一个受害者。负鼠会吃掉高铁心木的叶子和幼嫩的营养芽,是高铁心木成株最大的威胁之一;此外,在野外建立野生族群的外来种山羊、以及人类饲养的绵羊和牛隻也会吃掉高铁心木的幼苗,对高铁心木的存续造成危害。[4]

圣诞节植物:圣诞红、槲寄生、纽西兰圣诞树

圣诞红红的不是花瓣,而是苞片;槲寄生虽然浪漫,却是不折不扣的吸血鬼;纽西兰圣诞树,不是针叶树。

以上,就是笔者想在圣诞节和大家分享的三个植物小知识,祝福各位读者们圣诞快乐~

参考文献

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 “Euphorbia pulcherrima (poinsettia)“.

Barney, C. W., Hawksworth, F. G., & Geils, B. W. (1998). Hosts of Viscum album. European Journal of Forest Pathology, 28(3), 187-208.
邱少婷(1999)。天生一对:从桑寄生与啄花鸟谈共同演化。国立自然科学博物馆馆讯,262

Hosking, Gordon, and John Hutcheson. “Pohutukawa (Metrosideros excelsa) health and phenology in relation to possums (Trichosurus vulpecula) and other damaging agents." New Zealand Journal of Forestry Science 23.1 (1993): 49-61.

微信搜索:花草树木网或hcsmnet,关注我 | 加入千人QQ群:315286686,有问题问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huacaoshumu.net/html/zhishi/text385.php,转载请注明,谢谢!
更多

hcs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