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桐花又开

李由发表于2017年08月06日11:44:05,分类:名家美文

一 早晨去单位,忽然有一股淡淡的、拙朴的花香飘来。猛抬头,路旁那几棵高大的泡桐树枝上,不经意间已经开满了一簇簇紫色的花朵。 泡桐,北方极其普通的树种,在春天里恐怕从不被人们作为观赏花木。不过,它与杨、柳、槐、榆、椿、楝、枣、桑等,都是深深地刻入了童年印象的树木。 泡桐原产于中国,北宋陈翥《桐谱》就相当全面记载了泡桐栽培技术和桐木的用途。泡桐喜光,春季先叶开花,花大,唇形或钟形,紫色或白色,略有香味,花开满树,叶大遮阳,树干挺拔,树姿优美,具有较强的净化空气和适应环境的能力,是良好的绿化和行道树种。 ……阅读全文

杂说济南和苏州的荷

冯大诚发表于2017年07月11日00:06:30,分类:名家美文

看日历,已是夏历六月中了。想起了六月荷花,便与太太打了一辆车,到了大明湖南门。六月去大明湖看荷,这是我们每年必有的项目(这两年好像都没有去,大概是慵懒了——2017年注)。大明湖北岸的一处院落曰小沧浪,有清代山东学政刘凤诰撰巡抚铁保书写的对联:“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甚为有名。不过,如今种植荷花最多的地方在大明湖南岸。大片的荷花不禁使人想起杨万里的诗“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当然,这里的规模与西湖是无法相比的,但可以算一个“迷你”的西湖吧。从古人讲诗经中的手法比、兴、赋来说,杨万里的好些诗都是不用比、兴,直接用赋,即直接叙述。用……阅读全文

马泡

王太广发表于2017年06月05日22:21:43,分类:名家美文

小时候,我每年暑假的任务就是给生产队的牲口割草。虽然青草长得茂盛,但顶不住每个村庄割草的人多。河坡里、沟沿上、地头、路边的草像割韭菜一样,一茬一茬都被割净了。我和小伙伴只好钻到苞谷地里割草。苞谷长高后无法除草,地里的杂草既多又旺,这儿就成为我们割草的宝地。我们钻进苞谷地就像钻进了森林,像淘宝一样在地面寻觅。如果谁找到了茂盛的青草,就像发现了绿色的宝藏,便兴奋地割起来。 在苞谷地里割草,让人最兴奋的是遇到“马泡”。“马泡”的表皮是青绿色的,花纹很像西瓜,但是小得很,只有鹌鹑蛋那么大,最大的像核桃一样。青色没有长熟的“马泡”,吃起来又苦又涩又酸,只有长到黄澄澄……阅读全文

橡皮树

铁志光发表于2017年06月04日10:29:49,分类:名家美文

女儿微信上和妈妈聊天,说学校让她们装饰寝室,她买了一盆花。随后让妈妈猜是什么花。妻子猜了好一会儿,也没猜出。女儿微信上发来一张图片,竟然是一棵橡皮树。一尺高,四五片肥厚深绿的叶子,底下的棕色塑料花盆显得有点小。 女儿将自己的思家之情寄托在橡皮树上了。 家里曾经养过一棵橡皮树。刚买来时两片叶子,栽在小小的塑料花盆里。 ……阅读全文

楸情绵长

董竹林发表于2017年06月04日10:23:09,分类:名家美文

近来,到好友杨江书开发的楸水岗生态园去得多。园子里有海棠、红叶李、樱花,更多的是楸树,大概有几十万棵。一片一片的,形成了楸树的林海。每一次走近楸水岗的楸树,都会勾起我漫漫思绪。楸树,从我听到这个名字开始,就萌动了一种特殊的感觉。 柳宗元《闻黄鹂》中一句“乡禽何时亦来此,令我生心忆桑梓。”突然间就如伸出了手指一般,拨动了我的心弦。 父亲在老家的院墙外,种了几棵槐树,夏天花开,满园浓香,能飘出半个街道。他说槐木不能当正经的材料,不如楸树的木头又轻又硬,要能栽几棵楸树就好了。但是故乡一带,没有楸树的影子。 ……阅读全文

高高的水杉

丁家顺发表于2017年05月25日20:33:54,分类:名家美文

今年暑假,沙市中学要整体搬迁了!“久留非可意,欲去犹缱绻”。要说最难割舍的,是习坎园中那林林总总、潇洒神秘的绿。特别是那魁梧挺拔的水杉,让我感触颇深,百年习坎,此去何往? “高高的水杉,郁郁苍苍……” 习坎园中的杉就像苏轼笔下的庭中八杉:“长短巨细若一,直如引绳,高三……阅读全文

鸽子花开

张怀理发表于2017年05月21日21:08:24,分类:名家美文

又到了鸽子花开的季节,两年前在陈家坝平沟村的相遇的那些鸽子花,就从记忆的深处,极其生动地开放出来。 陈家坝平沟村,是当年地震灾害较为严重的一个村落。特大地震袭来的时候,这个地处偏僻的村庄,房屋严重受损,道路毁坏殆尽,但是,平沟人并没有向灾难低头,而是靠着自己的双手,根植梦想,直到开花结果。这次,我们就是来采访大学生村官肖琳的。 平沟村的党支部书记肖琳,一个帅小伙,在接受采访的间隙,突然向我们介绍起平沟后山的鸽子花来。肖琳说,这个世界,能够把动物模拟得活灵活现的植物,就只有鸽子花了。两片叶子是飞翔的翅膀,黑色的花蕊是灵动的眼睛,远远看去,那就是……阅读全文

彩蝶树

秦牧发表于2017年05月14日19:17:43,分类:名家美文

人们常以赞美之笔,描绘南国的鲜花。可是,洋紫荆———原名“羊蹄甲”的花,却常常被人所忽略,这大概是因为它既不是草本植物,又不是灌木盆栽,而是生长在乔木上的缘故?是因为年宵花市上,从来没有人摆卖这种花?是因为在广州,它不过是极为寻常的街道树?尽管如此,洋紫荆仍不失为南国一种极为出色的鲜花。站在紫荆树下,但见一树繁花,宛如千万彩蝶云集,好像走进了梦幻境界,也令人禁不住想起云南驰名四方的蝴蝶泉……洋紫荆的花和叶长得十分有趣。它的花有五片花冠,四片对称地分裂两侧,一片翘起在上方,布满色调颇浓的彩斑,很像兰花的花舌,因此有人称它为“兰花树”。三色堇在南方被人叫做“蝴蝶花”,其实,这顶桂冠戴在……阅读全文

皂角树

童小刚发表于2017年05月14日19:13:05,分类:名家美文

——写在母亲节 记得眉儿出生时,脸蛋白净,眼眉青细修长,胖乎乎的,逗人喜爱。杨二姐疼爱有别,细心起小名叫眉儿,大名惠勤。其含义做人要自爱,贤惠。杨二姐的爱人性格比较豁达,家里家外的事都迎合着。算不上书香门第之子,空闲时偶尔爱写写画画,生活中有那么一点爱好。 杨二姐家住老城上河街李家大院,古色古香的四合院旁有棵皂角树,树下给了姐妹一个休闲平台。人勤春早,当阳光洒向四合院时,杨二姐早已把院内院外打扫的干干净净。熬好的粥已摆上了桌面,爱人的体贴,舒适的庭院生活,在杨二姐心里乐开了花。到了八月,是丰收皂角荚的季节。杨二姐和左右邻舍的姐妹们……阅读全文

鹅黄豆生

梁凌发表于2017年04月26日19:29:36,分类:名家美文

闽南人管豆芽叫“鹅黄豆生”,很耽美,有色彩和音乐在里面。一个“生”字,有呼之欲出感,让人想起初春刚爆芽的柳,刚出壳的小鸡小鸭小鹅,或古装戏里扎着总角的童子。豆蔻年华,似乎也相宜。 除了豆生,豆芽还有许多名字。老早看过一篇文,不知是哪个写的,记录了吃豆芽趣事——“我”天天在家吃黄豆芽,奢侈一回下馆子,点个“王子帽”,结果上来一盘黄豆芽!再换一家,点“睡美人”,还是黄豆芽;“一盘春”、“万点金”、“如意菜”……哎呀呀,全是黄豆芽!“我”为什么总遇见黄豆芽?还不是因为黄豆芽最便宜。 ……阅读全文

首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页 末页